设为首页 - 收藏本站 欢迎访问庄子故里网!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故里考证 >

嵇山夜月

时间:2019-06-14 22:07|来源:亳州晚报社|编辑:刘勇|点击:

  登上嵇康亭耳边就响起:“何所闻而来?何所见而去?”我看到赤臂锻铁的嵇康在熊熊火焰前低头锻铁,叮当铁锤声下火星闪烁,刚毅坚强爽朗的嵇康似乎想用铁锤击打一曲《广陵散》。这位“刚肠疾恶,轻肆直言,遇事便发”铁骨男儿,是蒙城人民心目中的英雄,故建亭而怀之,让“漆园八景”增色许多。

  曾经,嵇康提出的“非汤武而薄周礼”、“越名教而任自然”的人生主张,深深刺痛了统治阶级的要害;他的一句“闻所闻而来,见所见而去。”得罪官宦,在一些仇视嵇康的小人的诽谤和唆使下,最终为他招来了祸端,留下了深深的遗憾。

  据《蒙城县志》载:县城内东北隅有一个很大的水塘,塘中间有一土丘,高数丈有一座嵇康亭,四周环水,柳暗花明,景色宜人。相传魏晋时“竹林七贤”之一的嵇康,曾在魏任中散大夫,司马昭篡位后,他不愿与之同流合污,因仰慕庄子,为司马昭所忌。便隐居于此,著书立说,读书抚琴,灌园打铁,一次,他正在树下打铁,司马昭的亲信钟会来拜访,他不予理睬。后来,钟会在司马昭面前进了谗言。嵇康的朋友吕安被其兄吕巽诬告不孝之罪,嵇康据理力争,司马昭乘机将二人同时入狱,判处死刑。被司马昭所害。为纪念这位刚正不阿的大贤,故命此丘为“嵇山”清乾隆三十一年(1766),蒙城知县淡如水为纪念嵇康,修建一亭,名曰“嵇康亭”。嘉庆九年(1804)知县周鹤立又重修,后因战乱,毁于战火。新中国成立后,于1962年县委工交部副部长兼城郊区委书记宋润身,重建嵇康亭。1988年县政府又拨款重修,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昔日的嵇山,四面环水,垂柳杂花相间,鸟鸣鱼跃,景色怡人。特别是深秋季节,明月当空,凉风习习,荷花飘香,加之摇曳树影,荡漾的池水,鸣叫的秋虫,使嵇山月夜更加增辉;清代蒙城知县高淑曾有诗曰:金波碧彩浸方塘,秋暮来游夜气凉。最是一卷堪坐啸,广陵遗调未全亡。 

  “嵇山夜月”最为胜景,自有的人文魅力不说,更是一种持久的纪念。我在《嵇康亭怀古》文中写到:夜晚到嵇山,是因为受蒙城八景之一“嵇山夜月”诱惑,所以,避开喧嚣的白天,选择夜晚探访,在闹市街的尽头,一转身就踏上了嵇山,夜里的嵇山是幽静的,伴着雏鸟们的梦呓,周边沙沙地响,像是魏晋时期的古风,更像《广陵散》未尽的忧颤。我克制着回忆的伤痛,为愤世嫉俗、桀骜不驯的嵇康抱以不平。所以,对嵇康亭和嵇山有一种特殊的情怀,特殊之处太多是因为嵇康,因为这个刚劲的“竹林七贤”,在他的身上我学到了卓越的才华和逍遥的处世风格,或许是受庄子 “磅礴万物”、“心游万仞”的逍遥之道的影响,嵇康也“意趣疏远,心性放达,嫉恶如仇”那种奔放是历代文人不能比拟的,也是漆园人民的骄傲。

  我试着追溯历史,弹拨他的琴弦,穿越无边的黑暗,在那里寻找一些渐行渐远的血性;循着或简或繁的文字,我可以听到嵇山竹林中不羁的长啸里所伴随的生命悲苦,可以听到嵇康亭那棵大柳树下鼓风锻铁声中所挟持的激愤孤傲;“广陵”曲虽与你俱逝,但那余韵,却悠悠然穿透了一页页叠起的厚重的历史,在我耳畔激荡。“嵇山夜月”不仅是胜景,更是一种文化积淀。当年曹丕在嵇山攻读,看到月明如昼,分外光明,于是提笔写下了:“明月团团水一湾,月光摇曳水涟环,良宵何处无蟾影,独爱凭栏人意问。”的诗篇,将“嵇山夜月”升华成一个文化殿堂,可以抚琴、读书、吟诗,更是古代时期一个优美的精神栖息地,也为漆园留下一个永恒的故事。

猜你喜欢
相关内容
热门导读
庄子故里
聚焦

网站首页

powered by dedecms 皖ICP备19003990号-1